男子把水银灌进香烟准备回家谋杀人 还准备了B方案

名侦探挂科男   01月25日

找到前妻的情夫,借机闲聊,然后把注射过水银的香烟递给对方,张江(化名)甚至还准备了Plan B:10毫升黄曲霉毒素。

他把所有的细节都考虑到了,一定要将那个“西门庆”置于死地,可这一切,还没等到他登机,已然被扼杀在了杭州萧山机场。

这到底是个怎样的故事?

奇怪的香烟和玻璃瓶

1月23日早上10点多,萧山国际机场。

张江提着行李,淹没在春运的人流中。

“你包里是什么?”安检员拦下了一个包,显示里面有多件重金属物品。打开那个略显破旧的大包,安检员发现里面有一些生活用品、散落的烟,还有空的注射器,可就是没有想象中的打火机、小刀。

再仔细查看后,包里一个透明小玻璃瓶引起了安检员的注意。玻璃瓶里装着大约5毫升液体,却异常重。

“这又是什么?”站在一旁搓着手略显紧张的张江被这么一问,脸立马涨红了。可他却怎么也不愿意回答。

随后,得到消息的航站楼派出所民警,即刻赶了过来。

民警将张江带回了派出所,再次查看他的随身物品——几包拆封过、却一支都没抽过的香烟,香烟比一般市面上的重很多,烟嘴上隐约可见针孔,明显被动了手脚。

这一回,张江终于开了口,“这是水银,我想带回老家做水平仪。怕过不了安检,把水银注射进了12包香烟中,回老家再取出。”

可这些水银,可比一台水平仪贵多了。

为什么要做这折本的买卖?民警直觉,张江在说谎。

可这些烟,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

还有另一个“毒物”

这些烟还不是全部。

在张江随身物品中,民警还发现了一个小的密封泡沫箱。

民警冒险打开了箱子,里面有冷冻冰块和一袋真空包装的物质,还有一张全英文的单据,上面赫然写着:10毫升黄曲霉毒素。

民警查证了张江的网购记录,正是他本人所购。

民警惊出了一身冷汗,要知道这黄曲霉毒素是一类致癌物,毒性比砒霜大68倍,是目前已知霉菌中毒性最强的,当人摄入量大时,可发生急性中毒。

还好,黄曲霉毒素没有泄漏;还好,这在常温下会蒸发导致人体中毒的水银,没有被带上飞机……民警松了口气。

可又是买“水银”又是买“黄曲霉毒素”,这些毒物,他到底要用在何处?

这个张江,又是何许人?

一顶“绿帽”引发的悲剧

张江,40多岁,来自外省,在浙江打工多年,一直从事电焊工作。民警查询后,发现他从无犯罪前科,甚至称得上是个老好人。

可这个老好人,为什么随身带着这么多危险物品?

眼见自己的“毒物”被警方一一辨识,这个中年汉子,跌坐在了椅子上。

伴着夺眶而出的泪水,张江向这些陌生的民警,讲了一个埋在心底4年的秘密。

这些年,张江一直独自在外打工,赚来的钱大部分寄回了家中,供养妻子和3个孩子。

可这个默默承受生活压力的男人,却在2014年,猛然发现自己的妻子早已出轨,被戳穿后,还提出了离婚。

家庭破裂,3个孩子无人照顾,几年来的不甘和憋屈,在张江的心里不断膨胀。一个可怕的想法,慢慢在这个看上去老实本分的男人心里滋生。

他在网上搜索后,决定投毒报复。他在网上花费了520元,购买了100毫升水银,并注射到香烟内。为确保成功,他又花了2100元,购买了10毫升黄曲霉毒素作为备用。

这次春节回老家,他除了探亲,还有更重要的“任务”——找到那个“西门庆”,把毒化好的香烟给对方抽。张江想了无数遍这个场景,自觉万事俱备,就差递上香烟了……

然而,这一场超完美“谋杀”,在机场戛然而止。

目前,张江的行为已涉嫌犯罪,案件已移送犯罪地公安机关作进一步调查处理。

不是每一段感情都会善始善终,也不是每一段婚姻都能像结婚誓词一样美好。

对于张江来说,眼下也许是报复不成的痛苦,但流入时间长河,这一脚刹车,对他而言,或许是新的开始。

转自浙江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