候审22年 张玉玺终判无罪

百度新闻   01月30日

昨日下午,河南省夏邑县法院,当上诉候审近22年的张玉玺听到法官改判他无罪的消息后,当即瘫倒在椅子上,随后放声痛哭。

张玉玺生于1962年8月,是河南省夏邑县农民。昨日晚上,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张玉玺说,1992年7月3日上午,因为琐事,他和村民张某某发生争执、厮扯,随后演变为两家人的打斗,张玉玺的堂兄弟张胜利、张叶参加了打斗。打斗过程中,张胜利持木棍猛击张某某之父张某的头部,致其颅骨粉碎性骨折,经抢救无效身亡。案发后,张胜利、张叶逃到了外地。第二天,张玉玺被夏邑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当月24日被批准逮捕。1997年5月,夏邑县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法院认定张玉玺同他的堂兄弟等人手持铁叉和棍棒击打在受害人的额顶部,致使受害人当即倒地昏迷,经抢救无效死亡,以故意伤害(致死)罪判处张玉玺有期徒刑11年。“我记得很清楚,发生争执当天,我很快被人打伤,并没有见到张某某的父亲,也没有拿铁叉打人。”张玉玺说,一审宣判后,他不服提出上诉。1997年10月28日,商丘中院二审裁定,一审判决认定张玉玺犯故意伤害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但此后4年,案件重审没有进展,直到2001年张玉玺的堂兄弟张胜利、张叶被警方抓获,案件才发生转折。2001年7月,夏邑县法院一审认定,张玉玺的堂哥张胜利才是案件主犯。法院查明,案发当日,张胜利持木棍猛击张某某之父张某的头部,致其颅骨粉碎性骨折,经抢救无效身亡。法院以故意伤害(致死)罪判处张胜利有期徒刑13年,判处张叶有期徒刑3年,两人均未上诉,目前已刑满出狱。

2001年9月11日,已经羁押了9年的张玉玺被取保候审,此后关于他的案件一直没有开庭。“17年来,我一边打工,一边反映自己的问题,寻找律师为自己申诉”。张玉玺说,虽然取保候审了,但他整整被羁押了9年,一直背着罪名,且有家不能回,承受着非常大的心理压力。所以,一直在申诉,希望法院能还自己一个清白。

经过21年的申诉,昨日下午,夏邑县法院当庭宣判张玉玺无罪,张玉玺终于卸下“犯罪嫌疑人”的帽子。张玉玺的辩护律师郑晓静、徐昕告诉华商报记者,该案之所以引发关注,是因为该案候审时间较长——从1992年案发,到1997年发回重审,疑罪从挂近22年,这在国内非常罕见。

通俗而言,“疑罪从挂”案件是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被公安司法机关拘留或逮捕,而后一直未被起诉、审判的案件。

两位律师均称,事先没有想到法院会当庭宣判张玉玺无罪,这表明我国的法治环境越来越好。徐昕透露,春节后,他将为张玉玺提起国家赔偿,初步预计数额在100万元左右。 华商报记者 陈有谋

华商连线

对话张玉玺

为小事大打出手,不值

华商报:你的辩护律师徐昕说,法官当庭宣判无罪后,你当庭晕倒,继而痛哭。

张玉玺:无罪判决我等了近27年,能不激动吗?

华商报:还记得你们是因为什么发生打斗吗?

张玉玺:我记得当天自己拉着一架子车小麦准备去晒,路上遇到了张某某。因为路窄,加之车上有一长截木棍,担心碰到张某某,我就看了他一眼,结果他说我瞪他,就发生口角,随后发生了厮扯。再之后,张某某的父亲,我的堂兄弟们加入了进来,事件就演变成了两个家族的打斗。

华商报:20多年来,你一直坚持自己无罪,一直在申诉?

张玉玺:我是当事人,我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动手打张某某的父亲,所以我坚持自己无罪。

华商报:案件对你的生活带来了哪些影响?

张玉玺:案发后,我们一家被迫离开家乡,最初在南方打工,艰难度日。几十年来,我和爱人在工地上靠做泥瓦工、砌墙维持生活。一想到身上背负的罪名,我就备感委屈,备感愤懑。所以,这么多年来,我一边打工,一边反映、找律师申诉。近几年,我们回到了郑州的儿子家里,生活相对稳定一些,但返回家乡生活,一直是我们的心愿。

华商报:这么多年来,你回过家没有?

张玉玺:最初几年没回过,这几年回过几次,但也是看看亲戚就很快离开,对方见到我们就骂,根本没办法呆。

华商报:这几年和堂兄弟们有联系吗?‘

张玉玺:很少联系。

华商报:为了一件小事,大打出手,给三个家庭的命运带来巨大变化,你觉得当年的行为值得吗?

张玉玺:肯定不值,现在想想,当年还是太年轻了,的确后悔。

华商报:如果时间会倒流,你还会那样做吗?

张玉玺:绝对不会,哪怕他骂我,打我,我也不会还手。

华商报: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会申请国家赔偿吗?

张玉玺:下来我会和徐昕律师好好商量,看看他是什么意见。 华商报记者 陈有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