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脏的河:细菌量是印度恒河的23倍,催生新职业运水工

行走在陌路   03月30日

在印尼苏拉维西岛南部的提纳姆渔村,有一群被称为“大自然运水工”的女人,为了喝到干净的水,她们被迫在身后绑上几十个、乃至数百个水桶往返游泳六公里,只为了每天不到50元的收入。令人惊讶的是,这项极其考验体力和耐力的新兴运水工职业,却全部由当地年长女性担任。

提纳姆渔村为什么连干净的水都喝不上呢?早在十年前,世界卫生组织就对印尼以及苏拉威西岛提出警告:横跨印尼11个城市与800多个村镇的芝塔龙河,全长300公里中约有290公里水质被评为“重度污染”,中游以工业废物、杀虫剂和排泄物污染为主,而下游及入海口则以难以自然分解的人类生活垃圾居多。

在印尼,类似这种因严重污染而被警告的河流随处可见,但从源头污染到首都雅加达再到入海口、共影响超过3000万人健康的河流,全球也只有这么一条。因此,芝塔龙河也被命名为“全球最脏的河”,雅加达政府为了摆脱这个称号,制订了一个目前看起来无法实现的目标:到2025年时,让芝塔龙河的水可以饮用!

世界银行对芝塔龙河连续做了7次水质检测,由于前3次检测结果过于难以置信,后4次分别邀请了世卫组织、印尼水局、无政府环保组织以及媒体加入检测团队,最终得出细菌超标是印度恒河的23倍,含铅量是美国饮用水标准的1000倍,换句话说,这种水只能用来灌溉农业使用。但芝塔龙河沿岸居民却不得不用来洗衣洗澡,因为别无选择。

由于水体富含有毒物质,常年在河中洗澡洗衣的本地人,多数都有疥疮、皮炎与呼吸道感染症状。最严重的是中下游居民,因地下水倍污染而导致患癌率高达世界平均水平的52倍,几乎每个村镇的癌症患者比例都在3-7%之间,最多的就是提纳姆渔村,全村800多村民有55个患上癌症,比例之高令人咂舌。

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提纳姆渔村就一直在等待干净水源的到来,在现实生活的打击下,当地村民不得已只能通过在身上绑定塑料桶的方式,在芝塔龙河中游泳到3公里外的水井取水,再不辞辛劳的顺流3公里回到自己的村庄。而这项工作只能由大龄女性担任,其中不乏奶奶级别的80岁老太太,因为青壮年男性必须要出海捕鱼赚取生活费用。

缺水的村庄越来越多,染病的村民也越来越多,自此催生了一项全球仅有的河流运水工,部分女性为了每天不到50元人民币的收入,成为为各村镇送水的职业送水工。其中最少的也会绑上几十个水桶,每桶收费500印尼盾(约0.23元人民币),最多的能绑200个塑料桶,往返一次能赚10万印尼盾(约47元)。

根据当地政府的统计,仅下游沿岸就有5800个家庭靠运水工运水,如果算上中游河段则有2.3万个家庭,目前运水工的数量只有700-800人。悲哀的是,哪怕请人从水井运水,也是被污染过的不达标地下水,但相对于芝塔龙河重度污染的河水,已经是“天差地别”了。

由于周边地区十分炎热,部分运水工往往需要徒步4公里才能到达芝塔龙河,再加上细菌以及8米水深等各种原因,沿途时有运水工溺亡事件发生,主要发生在大龄妇女群体中。遗憾的是,当地政府至今都没有在工业发展和环境保护中做出取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