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环保巨头成烂摊子:欠债40亿,巨亏25亿,老板套现14亿走人

朱邦凌   03月29日

文/朱邦凌

3月28日,创业板上市公司盛运环保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收到证券会《调查通知书》,被立案调查。这一调查来的并不突然,之前公司就已经爆出违规担保、银行账户被冻结、债务到期未能清偿等问题。2018年4月,盛运环保部分对外提供担保存在违规、部分债务逾期信息未及时披露等行为,就已经被安徽证监局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

1、盛运环保有74笔到期未清偿的债务,总金额合计40.47亿元

3月7日,盛运环保发布《关于债务到期未能清偿的公告》,公告显示,截至目前,盛运环保有74笔到期未清偿的债务,总金额合计40.47亿元。2月14日的时候,盛运环保发布公告称,公司因资金周转困难,致使部分到期债务未能清偿,未清偿的债务累计高达37.48亿元。时隔不到一个月,盛运环保的未清偿的债务又多了近3亿。

盛运环保债务逾期17家银行“踩雷”,债务逾期金额合计13.57亿元;两家资产管理公司“踩雷”,债务逾期金额合计4.70亿元。其中,单笔债务逾期金额过亿的机构,涉及农业银行、渤海银行、徽商银行、华融资产、长城资产等。

3月7日,盛运环保还发布了《关于银行账户被冻结的进展公告》,公告显示,盛运环保新增3个被冻结的银行账户,盛运环保累计被冻结银行账户已达75个。同时,盛运环保还披露了公司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的情况。公司及公司全资子公司安徽盛运科技工程有限公司、北京盛运开源环境工程有限公司被安徽省桐城市人民法院、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实际上,早在今年1月,盛运环保就被列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2、盛运环保被占用资金23.96亿元,净利润亏损25.35亿

盛运环保还对全资子公司、控股子公司之外提供的违规担保金额为21.13亿元。截止2017年度报告期末,公司向关联方提供资金主要为公司对安徽盛运重工机械有限责任公司提供199020.72万元资金;截止2017年度5月30日,公司对安徽盛运重工机械有限责任公司提供223810.91万元资金。公司向新疆开源重工机械有限责任公司提供资金5046.08万元。因股权转让款及资金占用利息,安徽润达机械工程有限公司股权受让款10746.46万元一直未清偿上市公司。总体来看,上述三方共占用上市公司资金23.96亿元。

盛运环保披露2018年业绩快报数据显示,公司2018年的营业收入为7.96亿元,同比大幅降低了41.39%,而净利润则降幅更大,为亏损25.35亿元,去年其亏损为13.18亿元,这意味着公司将连续亏损两年,如审计确认,则公司可能因此戴帽ST。

3、成立超过200亿元的并购基金

自2015年5月到2016年底,盛运环保成立了超过200亿元的并购基金,首期规模达到110亿元,专注于投资来及焚烧发电相关产业,以如此大规模的并购基金专注于一个固废细分行业,之前还未曾有过。2017年至今,盛运环保或中标或签署了多达18个项目,其中多数为垃圾焚烧项目,少数为污水处理、环卫服务项目,总投资达117.42亿元人民币。

4、清仓式减持:套现总金额约为14.56亿元

自盛运环保上市以来,开晓胜多次进行减持。与接连失信相对应的却是“精准减持”。从2013年7月到2016年年底,开晓胜累计减持了14次,套现总金额约为14.56亿元。持股比例从2013年的36.12%,减少到2016年12月28日的13.69%。最后一次减持无限售条件股份0.04%,几乎清仓。

开晓胜毕业于安徽农业大学农业经济专业,1997年10月开始创业设立桐城机械,是公司的主要发起人,担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职务。2003年,他抓住国营企业改制的机遇,买断市植物油厂,通过股权改制,成立了“安徽盛运集团”。

2010年,开晓胜以10亿元的财富进入胡润富豪榜,是桐城市本土企业家首次进入胡润富豪榜,成为2010年荣登榜单的15位安徽企业家之一。2013年,以总资产32亿位居安徽富豪榜第四位,在胡润榜单中排名第635位。在2018安徽富豪排行榜中,开晓胜家族以31亿财富排在安徽富豪第20位,全国1378位。2018年盛运环保的债务危机全面爆发,开晓胜显然没有打算和公司共度风雨,18年4月2日,公司发布关于董事长辞职的公告,开晓胜“溜了”,留下的是一副千疮百孔的烂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