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这样的赵雷, 一个让妹子想睡他, 和他去流浪。

CIBN微视听   02月10日(04:02)   3,954

近些年卫视老大芒果台,虽然在某些时候被后发的浙江卫视,东方卫视,江苏卫视在收视率方面超过,形成中国卫视四大天王平分秋色的局面。但是在捧人的能力上湖南台依然独领风骚,就算当时《好声音》吊打《快男》。


但是3年多后的今天,在人气方面,华晨宇,于朦胧全反过来吊打当年好声音的所有学员。虽说近年来专捧韩星,被骂的很惨,但是这次的我是歌手芒果台捧红了赵雷,却收获了一片赞誉。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成都


成都 带不走的 只有你

和我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 喔哦...

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也不停留

你会挽着我的衣袖 我会把手揣进裤兜

走到玉林路的尽头 坐在小酒馆的门口

———《成都》·赵雷


V小胖在听这首歌时,脑海里浮现的是自己心里的成都。一个吃着串串,嚼着冒菜的充满回忆的地方,那里有曾经和一个女孩在晚上散步过的春熙路和天府广场;那里也有一个人喝酒听歌的宽窄巷子;那里也有陪着家人游玩的锦里武侯祠……那里有我未开始或者叫未完成的爱情,那里有我烦心时候的释然,那里有我陪着家人的幸福。


其实他不管它叫不叫成都,他都是我少年锦时里一段难忘的记忆。你心中有没有一座成都呢?……



这个时代成全了民谣,也成全了代表民谣的赵雷


北方的村庄住着一个南方的姑娘

她总是喜欢穿着带花的裙子站在路旁

她的话不多但笑起来是那么平静优雅

她柔弱的眼神里装的是什么 是思念的忧伤

——《南方姑娘》·赵雷



是什么让没有颜值,没有背景,甚至唱功一般的赵雷,在今年群魔聚集的《歌手》一炮而红。答案之一——时代!


虽然经历过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繁荣,但是比起锋芒毕露的摇滚,略带骚柔的民谣很难在一个幼稚或者浮夸的时代形成气候。所以赵雷在7年之前的“快男”舞台折戟。而7年后的今天,我们更加成熟,更加懂得停下脚步品味,懂得欣赏慵懒的魅力。


所以那一年,他说他要掀起民谣的新时代,但是没人鸟。而如今,他只需要一把吉他,再次回到7年前同一个舞台,然后一首《成都》,属于民谣的时代就来了。当然我们更要感谢赵雷的坚持!




又回到春末的五月

凌晨的集市人不多

小孩在门前唱着歌

阳光它照暖了溪河

柳絮乘着大风吹

树影下的人想睡

沉默的人从此刻开始快乐起来

脱掉寒冬的傀儡

我忧郁的白衬衫

青春口袋里面的第一支香烟

情窦初开的我 从不敢和你说

仅有辆进城的公车

还没有咖啡馆和奢侈品商店

晴朗蓝天下,昂头的笑脸

爱很简单

——《少年锦时》·赵雷




沉淀后爆发,赵雷不红,天理难容


是什么让没有颜值,没有背景,甚至唱功一般的赵雷,在今年群魔聚集的《歌手》一炮而红。答案之二——沉淀!



《歌手》的舞台,不只有技术牛到飞起的谭晶;不只有天赋异禀,有颜有钱的迪玛希;不只有唱出多少痴男怨女情怀吐气如兰的林忆莲;但是歌声里有街角温暖的只有赵雷。在“快男”折戟后,赵雷借过钱出专辑,至今还和老爹在北京一个破四合院里挤一张床,这样的赵雷很穷,但很可爱。



高中毕业后放弃了入读大学的通知书,赵雷和所有叛逆不羁的文艺男青年一样选择了唱歌。他演唱的场地变成了后海的酒吧。他不是驻场演唱,而是抱着吉他四处演唱,一夜能唱四五十首歌,赚到80元左右的收入,这让他觉得满足,觥筹交错间看到社会长了见识。


粉丝亲切的称呼他——民谣舅舅




而且他的微博头像还是一个小女孩



2011年,母亲去世,给了赵雷巨大的打击



很多粉丝认为2014年推出的《吉姆餐厅》就是一张纪念母亲的专辑。


“我母亲不在了,很多东西就失去意义了,不像以前,想着我要赚钱,让爸爸妈妈过更好的生活。就像捅了我两刀一样,特别疼,特别伤心。”

——赵雷《北京青年报》专访





如果吉母知道的话 请为他做上一 碗面吧,每当到你的生日你就很想她——《吉姆餐厅》


2014年后,赵雷确实红了,他应该不再缺钱。但他依然和父亲住在四合院的小平房,没有卫生间、没有洗浴间,床和沙发合为一体,他和父亲挤在一张床上。对于一个三十岁的男人,这样的空间原本不该有,也很难想象。感谢刘欢老师发现了赵雷。



他留下一句“我家里的亲人就这么一个了,带上他就带上家了”,听起来云淡风轻,然而无比扎心。



如今爆红的赵雷,出来参加我是歌手必须带上爸爸,希望有钱后的赵雷爷两能换个更大的房子,娶一房媳妇儿。


吃过苦,他才能最平近的写出挠心的词和曲,不需要技巧的辅助,朴朴实实的就唱到你的心坎里。就如同他说的,他写的词、他的音乐都是生活的感受,人生不丰富又如何感动他人呢?


所以赵雷是不是这样一个男人,让妹子不只想睡他,想和他去流浪,生猴子。所以妹纸们,而且他还是单身,你们有机会。



但愿这样的他不会被浮华的娱乐圈带偏了,因为我们只愿有那么一股清流名字叫——赵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