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上将是刘邓手下头号战将, 专治蒋介石的头号悍将胡琏!

陈冠任   03月22日(08:31)   2.3万

解放军中有许多杰出的将领,性格各异,性情各异,模样各异,唯有一人称得上“虎眼吊睛”。他便是上将杨勇。

杨勇会打仗,是绝对数一数二的。在红军时期,他是彭德怀的王牌;在解放战争时期,他是刘邓大军——晋冀鲁豫野战军的第1纵队司令员——也就是说,是刘邓手下的头号战将。

(虎眼吊睛的杨勇)

杨勇有多会打?

国民党中最能打的战将,有人说是胡琏。胡琏有“狡如狐”之称,打仗凶悍,连“战神”粟裕在南麻、临朐都吃过他的大亏。但是,胡琏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杨勇,听不得杨勇这个名字,闻名就直哆嗦,说话都说不全。

为什么?因为杨勇“治”过他,两次都差点把他从战场上活捉了。

第一次是1946年巨野战役中的张凤集之战。

此战之初,刘邓就立意要教训一下蒋介石的这只悍虎——国民党整编11师师长胡琏,灭灭他的威风。为此,战前,刘邓亲自来到杨勇七纵(后与一纵合并为一纵),开营以上干部会,打气鼓劲。刘伯承说:“这次就要摸摸老虎的屁股,切莫盲动,也不可畏惧,一旦成熟,就要干净利落地猛打猛冲!”

胡琏的名气也确实不是瞎吹的,整编11师很有战斗力。

战斗打响后,杨勇对着胡琏占领的张凤集连攻两夜,都没攻动。第三天,杨勇改变战术,先占领村子西北角的一个小围子,然后暂停下来。次日凌晨4时,总攻开始后,他亲自带队冲锋。结果,58团首先冲进了村子,占领了几座小院。可后续部队没能及时跟进去,就被强悍的胡琏分隔了。进去的58团到中午,都一直没有动静,大家都以为凶多吉少了。突然,午饭后,村子里响起一阵枪声,接着又没了动静。有人说:“估计全完蛋了!”主张撤退。

杨勇说:“只要有一个人还在,我们就不能撤。”

结果,黄昏时分,刘伯承派来的增援部队赶到。这一下,胡琏就再强悍也挺不住了,没打几枪,赶紧进行撤退。岂料大队伍刚一出村,在重围中坚守一昼夜的58团突然打出来。杨勇见状,立即下令外面的部队攻上去。一场里应外合,将胡琏的精锐32团全歼,3000多人死的死,伤的伤,活着的全当了俘虏。

在混乱中,胡琏侥幸逃了一命,但是也吓得胆颤心惊。

从此,他在战场上听说对方是杨勇,就忙着喊撤退。

(蒋介石和胡琏)

可不是冤家不聚头。

两年后,1948年,杨勇和胡琏又在淮海大战中相遇。

经过几十日的交战,胡琏又和上次一样,被包围起来了。上次在张凤集,这次在双堆集,都有一个“集”字。杨勇还是刘邓手下的纵队司令员,但胡琏已是蒋介石第12兵团副总司令官了。

然而,他的命运还是与上一次没差多少。

战斗的进展与上一次在张凤集也差不多:胡琏先是被包围,坚守无望,最后不得不突围。

12月15日,胡琏率部开始突围了。

杨勇首先发现了对方的动静,主张立即出击。

但是,纵队司令部却出现不同意见,三比一,只有杨勇一人主张出击,其他三人均不同意。 杨勇说:“我有权决定,机不可失,再不出击就晚了。”

政委说:“这么大行动,要请示上级。”

杨勇说:“边动作边报,错了我负责。”

对方坚持说:“出击早了,部队受损失。”

杨勇也坚持说:“我是司令员,军事上我说了算。”下令部队准备打出去。

过了一阵子,果然胡琏要突围了。前沿一报告敌人向西突围了,杨勇马上下令:一个旅向东突击,一个旅由北向南猛突。布置完毕,他胜券在握,把领子一提,于是在一个墙角一靠,呼噜呼噜睡着了。

就在他的呼噜中,全纵队出击,一打,敌兵全乱了套。解放军不需要放枪,满田野捉俘虏。胡琏和第12兵团司令官黄维一起“突围”,没跑多远,黄维的坦克发动机出了毛病,和部下一起成了俘虏。胡琏跳出坦克时,已经脱掉了将军服,换上了一件士兵装,在俘虏圈里绕了绕,趁着战场混乱,悄悄地从一条水沟溜了出去。

这一战,杨勇大获全胜,歼敌1.6万人,可就是跑了老对头胡琏。他气得大拍大腿:

“就不该睡那半觉呀!”

胡琏一世威名,被誉为蒋介石的头号王牌战将,却两次差点当了杨勇的俘虏,回去后威风扫地。在金门战役后,台湾官方媒体把胡琏吹得神乎其神,也有人不服气,公开说:“胡琏有本事,好吧,那就去与共军的杨勇打一仗!”

(右为杨勇)

新中国成立后,杨勇被授予上将军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