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萨的史诗逆转, 不就是人生的真实写照吗

CIBN微视听   03月09日(04:05)   744

多年以后,皮埃尔上校站在行刑队前,准会想起父亲带他去诺坎普看球的遥远的晚上。红黄色旗子停止了挥舞,三色旗却也惴惴不安的等待着结局。周围的高卢人们互相安慰,他们还握有三个球的领先优势;远远地从二层看台望下去,刚刚打丢单刀的迪马利亚就像个找不到归巢的工蜂。哨声响起,内马尔把球放在禁区前一点。那是这场比赛的第88分钟。

在九万人的面前,埃梅里活像个手足无措的滑稽戏演员。瓦伦西亚球迷都熟悉他的这幅样子;在领先优势微乎其微的时候,他就变成了《虎口脱险》里的斯坦尼斯拉斯先生。克雷霍维亚克心想,他一定在骨子里是个法国人,而偏偏不巧我却受够了法国人。


他可不止一次把烂牌打好,这个赛季恐怕是头一次把好牌打的稀烂。巴洛特利够让他喝上一壶;姆巴佩和法尔考雪上加霜;温格作为老江湖更是在小组赛里给他好好上了一课,明明是平局的结果,他的球队却受到了更多的指责。无所谓,小组第二就小组第二,是时候证明他在杯赛的心得了——他这样想。


他做到了。首回合面对强大的巴塞罗那,他的球队把对手逼得找不到北;梅西中场被断直接导致丢球,应该是这几年里欧冠淘汰赛第一次;迪马利亚世界波,拉比奥铜墙铁壁,德拉克斯勒几乎锁定了巴黎队史最佳半程引援席位。怎么说也是在欧联杯神挡杀神的主儿,这下就算升格了;管它今年有没有联赛,有了这场球,他起码能保两年帅位无忧……


嗯?


半场过后,乐视的转播里面有个镜头,上半场的某个时间点,埃梅里坐在替补席上往胸前划着十字。


这个动作瓦伦西亚球迷再熟悉不过。手握4-1的领先优势,他居然慌了!


比起主帅的锃光瓦亮大背头,卡瓦尼的长发更有些革命者的气质。就不说卡大佐的外号了,给他扣上个红星贝雷帽蓄些胡须,他还能扮演一番切·格瓦拉。并非首都出生,登陆于西西里岛,成名于人间炼狱那不勒斯,卡瓦尼如果不是个黑手党就应该带上些许的共产主义色彩。简单、实用、高效,带领弱小的本邦掀翻强大的敌军,掺杂着古典艺术与光头党的气质——如果看看对面“无恶不作”的国家队队友,他似乎应该是主角一方,漂亮的外脚背撩射证明了这一点。


然而他千算万算,依旧没有料到对面的那位今晚不是伸着狼牙的地狱恶犬,而是红瞳蝠翼的路西法。比赛开始后,张路指导第一时间就说,梅西和内马尔似乎都没有苏亚雷斯的求胜欲望强;果不其然,第一个进球,禁区内的一片混乱基本是拜他所赐,把球从门里解围出来的默尼耶那时可能还没想到这只是噩梦的开始。反攻号角从七罪俱齐的苏亚雷斯这里吹响,奇怪吗?也许吧,只是这个大男孩经历了太多,当他在塞尔赫斯特扑进利物浦的赫克托耳怀里痛哭的时候,早就憋着用一场更伟大的比赛致敬自己的英雄了。


赛后,他的英雄亲口认证:这是足球史上最伟大的逆转之一。


回到比赛的第88分钟。任意球发出来之前,内马尔盯着球。如果你回看比赛,暂停一下,看看他的眼神。我不是很确定那种神态在罗马里奥、罗纳尔多或者罗纳尔迪尼奥身上是否出现过。也许,这股坚信必胜的邪气来源于马拉卡纳的无尽长夜。他不是蒂亚戈-席尔瓦,席尔瓦老了,身上看不见内斯塔和马尔蒂尼的风骨;但他还年轻,贝利加林查也许还遥远,但邓加、卡福的气质他看得见,学得到。没办法,人人都说桑巴已死,少有几个人关注他是怎么扛着拉丁语系后卫的粗野犯规一场场为巴西拼下世预赛的积分;他贡献了不知多少绝杀,但人们提起巴西,还是一个1-7轻描淡写的带过。好了,这回他要追三个了。如果追的上,这场离7-1也就差一个球,留到决赛去进吧,他言出必诺。


在反英雄苏亚雷斯和英雄内马尔之间的,则是非英雄,那个犬人、病人。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越来越像真的患上了病,三年决赛、三年亚军,神经大条如巴拉克都会崩溃,何况是这个病人;去年夏天,他终于不再淡漠的掩饰下去,痛哭流涕。哭有什么用?它并不能换来对塞尔塔的胜利。但哭过以后,世界第一才会真正明白他自己距离十全十美究竟还差在哪一点上。他的珏代双骄已经用不懈的跑动扛起了球队,用努力换来的洲际奖杯强化了自己,而他也到了重新出发的时候。一次次拿球、被撞倒、起身,再拿球、再被撞倒、再起身……身高腿长的拉比奥还能怎么办?身材精干的维拉蒂又能怎么办?那人再怎么说,可是世界第一啊。因着他的发挥,3-1之后接踵而至的有可能是4-1、5-1;因着卡瓦尼、迪玛利亚,比分不是3-2、3-3……


英雄、反英雄、非英雄,内马尔、苏牙、梅西。这样的三个人拿着世界前五的高薪,和谐吗?如果你知道掌征战的米迦勒、掌称颂的路西弗和掌消息的加百列都是上帝的天使长呢?这样一来,五分钟三球又有什么可惊讶的呢?那不过是主显示他的神迹,让不信者相信罢了。


没办法,造物在70年代一辈用光了不敬主的希腊神祗,让他们与伤病终身相伴,80一代、90一代自然就变成了上帝的左右手。看看内马尔的发型、苏牙的耳钉和梅西的大胡子,你不得不说上帝也许真的玩儿摇滚。


是的,这一切也只有用神迹形容才理所应当。特尔施特根跪倒在准备反击的巴黎队员面前,巴黎人选择了犯规。定位球发出,特尔施特根争到了头球。内马尔长传的一刹那,精壮的像头牲口似的奥利耶居然忘记了造越位,就差他的半个身位。就这样,反击在拉玛西亚人的卧射中结束,特拉普回到了那段在保级队和弗洛姆洛维茨抢主力的光阴。场边的恩里克发足狂奔,他要跑向这群终将不属于自己的小伙子们。


在一周前,他还不配这样做,因为他已经成了加泰足球里不折不扣的意大利人。他从不强做君子,热衷于冷笑话和民俗段子;他鲜少尊重“传统”,打的务实而鸡贼;他甚至连政治都不参与,几乎从不辨别加泰罗尼亚和西班牙的对立统一关系。西班牙人最讨厌意大利人,所以意大利化了的他提前选择离开。


然而现在呢?看看萨基、卡佩罗、里皮、拉涅利,看看齐达内、孔蒂、西蒙尼、阿莱格里,看看功败垂成的德尚,后起之秀的皮奥利,哪个命硬经历的背后没有点意大利足球的幽魂?经历了无数次“控优反利”的洗礼,恩里克才能在政令不行、人心不符的情况下强行自打脸开启三冠霸业;而今他将离去,如果又一个三冠为他送行,他将在巴萨的历史上打上意大利人的强硬色彩。能完成这样工作的教练,某种意义上也堪称前无古人。


当然,另外两个——西蒙尼和齐达内,在用他们的硬度等着他呢。更远处,一个更加圆滑的意大利人早就整装以待了。他不再是软弱者,伊斯坦布尔已经过去十年了。


在结束之前,也许是时候重新回顾一下这场比赛给观看者带来的心灵震撼了。该如何评价这场比赛?


——去他的回环记叙,让皮埃尔、塞尔吉奥和巴博萨都一边待着去。此时此刻,笔者只想记录下自己的真实感受。4个小时又27分钟之前,看完比赛的我浑身发抖,坐在椅子上听了半个小时的乐视片花;4个小时前,我想要去趟厕所,却发现腿一下有点软,居然没站起来。3个小时之前,吃完早饭的我看着朝阳,不自觉地想笑,那是一种亲眼见证了奇迹的发自心底的快乐。


不知道你是否分享了这份快乐。足球曾教导我们,真正的英雄主义就在于认清生活的真相却依然热爱它,今天,它再次忠告,只要热爱不死,不论多么大的困境都能有峰回路转的奇迹。


如果奇迹有颜色,那一定是红蓝色!

足球真该死,人生真美。

看更多足球赛事,智能电视下载CIBN微视听